POS中心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最新动态>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传奇故事] 护镖
发布时间:2020-03-30 11:14:28 阅读人次:0

  长风镖局是沧州远近闻名的老字号,镖头林长风乃一代大侠,武功高绝,又为人谦和,深受大家敬重。
  
  这一天传来消息,知府大人委托长风镖局往京城押送一口宝刀,想要献给皇上。这口刀吹毛断发,削铁如泥,是世间少见的宝物,知府珍爱至极,光是定金就付了一百两银子。
  
  林长风接了单,手下人都说,这次走镖非同小可,明里暗里都要严加防范,土匪还好说,关键是那个徐盛,肯定会有大动作。
  
  徐盛是谁?他是沧州第二大的永盛镖局的镖头,年轻气盛,心机深沉。徐盛平时就对长风镖局嫉妒不已,小动作不断,更别说这次,若长风押镖成功,永盛镖局就难有出头之日了,他一定会来劫镖!
  
  林长风却微微一笑:“这小子确实聪明,可惜用错了地方……如果能得他相助的话,这次走镖就万无一失了!”
  
  得他相助,怎么可能呢?他不从中作梗就阿弥陀佛了!众人只当林长风说笑,没有放在心上。
  
  一切准备停当,第二天清晨,长风镖局的人马上路了,由林长风的大弟子亲率五名精干人员押送。不出所料,队伍刚行至沧州边界,就被一群蒙面人拦住了去路。敌众我寡,大弟子不敢恋战,急忙带人突围,不料在混战中,藏于马鞍的刀匣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二弟子也骑一匹快马悄悄出发了。林长风知道大路容易被盯上,便命二弟子暗中走小道,来一个声东击西。二弟子身背刀匣,打马如飞,但经过一片山林时,冷不防被一根绊马索绊倒,摔在地上昏厥过去。林中钻出几个黑衣人,抽出二弟子绑在背后的刀匣,钻进了山林。
  
  没错,这两路劫镖的人马都是徐盛安排的。不到兩个时辰,两拨人马先后返回,献上抢来的宝刀,还一个劲儿赞叹说,徐镖头果然料事如神,长风镖局明走大路,背地里却来了个暗度陈仓。
  
  徐盛接过刀匣看了看,连打开都没打开,就丢到了地上,不以为然地说:“你们真的以为这就是那口宝刀?不瞒各位,我两路设堵,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这两把刀都是假的。”
  
  众人大吃一惊:“假的,怎么可能?看他们那阵仗,一点都不像啊!”有人捡起那两把刀试了试,发现果然与普通的刀没两样,根本不能吹毛断发,更别说削铁如泥了。
  
  徐盛冷笑一声:“阵仗越大,越能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如果这么轻易就能得手,长风镖局岂不早就关门了?如果我猜得不错,宝刀还在林长风手里,没出镖局呢!不过他迟早会行动的,只要行动,就会有破绽。”
  
  如徐盛所料,宝刀的确还在林长风手里。林长风知道此次走镖事关重大,不敢有丝毫大意,先后派出两队人马投石问路,最后,他悄悄地把最得力的三弟子邓辉喊到了跟前。
  
  邓辉胆大心细,行事干练,是大家公认的长风镖局未来的接班人。林长风取出一个精致的刀匣,交到邓辉手中,吩咐说:“出发吧,长风镖局就靠你了!”
  
  邓辉郑重地点点头,扮作小贩模样悄悄出发了。
  
  行了整整一天,夜色渐渐深了,邓辉确信没有尾巴,便到客栈投宿。此处已远离沧州,他轻轻舒了口气。
  
  三更时,忽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邓辉听到三长两短的敲门声重复了两遍,便起身开了门,一个身影迅速闪了进来。
  
  来人不是别人,竟是徐盛。原来,徐盛早已策反了邓辉,留他在林长风身边作内应。徐盛曾游说邓辉:“林长风身体尚健,你难道要等十年?二十年?不如助我事成,我必助你登上镖头宝座……”一番话戳中了邓辉的心思,他思虑再三,答应下来。
  
  如今终于等来一个契机,二人施过礼,邓辉取出刀匣,对徐盛说:“宝刀奉上,还请徐镖头信守诺言。”徐盛认真应下。
  
  于是邓辉从匣里取出宝刀,又轻轻地抽出刀来。霎时,一股逼人的寒光直耀人眼,徐盛眼前一亮:“果然是把好刀!”
  
  邓辉点点头,正想把刀递给徐盛,却冷不防收回手,猛地在自己胸口一划,他内衬的软甲瞬间破了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徐盛吃了一惊,赶忙帮邓辉包扎。邓辉脸色苍白,把刀递给徐盛,忍住疼痛说:“如此,我才好回镖局交差。如今邓某已无退路,还请徐镖头万勿食言。”
  
  徐盛当即割破中指发了誓,然后向邓辉施了一个大礼,揩净刀锋上的血迹,小心地把刀收了起来。
  
  邓辉献了宝刀,带伤回到镖局,报告说宝刀被人设计抢走了。他双膝跪地,磕头出血,请求林长风恕罪。林长风呆愣了半晌,黯然跌坐在椅子上,长叹一声,让邓辉好好养伤,莫再自责。
  
  消息报到知府那里,知府一怒之下封了长风镖局,把林长风下了大狱。欺君乃是死罪,知府自身难保,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负荆请罪,同时把林长风押解进京听候发落。有林长风挡箭,他或许还能争得一线生机。
  
  第二天,知府脱去官袍,封上印绶,把林长风打入囚车,往京城而去。可怜林长风叱咤风云半生,却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这次交手,徐盛以全胜告终,可以说是志得意满,永盛镖局也一时风头无两。
  
  然而时隔不久,一个炸雷般的消息突然传来:知府献刀有功,获特别嘉奖;林长风押镖有功,除了厚赏金银外,特赐长风镖局金字招牌。徐盛彻底傻眼了,怎么会这样?宝刀分明在他手里啊!他看着手中的宝刀,猛然打了个激灵,莫非……
  
  原来,徐盛手上的刀并非知府大人的宝刀,而是林长风所用之物;邓辉也没有真的倒戈,而是演了场戏。师徒二人将计就计,反过来给徐盛设了套。从头到尾,一切都在林长风的掌握之中。最关键的环节无疑是邓辉献刀,虽说林长风的宝刀也不错,但终究比不上知府的那把。为了转移徐盛的注意,邓辉演了一出苦肉计,他内衬的软甲也做了手脚,一划就破,从而彻底消除了徐盛的怀疑。
  
  但是有一点,徐盛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林长风是怎样瞒天过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宝刀送到京城的呢?
  
  林长风领了赏赐回来,徐盛已经长跪在长风镖局门口了,面前放着林长风那口宝刀。他羞愧无比,对林长风深施一礼:“林镖头,在下不知天高地厚,多有冒犯,本想以死谢罪,奈何有一事不明,还请林镖头为我解惑……”
  
  林长风微微一笑,打断他说:“徐镖头聪明过人,请想一想,老夫是怎样进的京城?”
  
  徐盛瞬间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用囚车……”
  
  林长风自嘲地笑道:“没错,我也是被你小子逼得没法,才走了这步棋。不过,若不是有徐镖头‘帮忙’打掩护,一路上危机四伏,宝刀未必到得了京城啊!”
  
  的确,林长风看似大费周章,其实宝刀根本没出知府衙门,而是装入了囚车底座。接下来,镖局被封,林长风入狱,众人都看在眼里,又有谁能想到,林长风会借囚车把宝刀送到京城呢?所以一路上风平浪静,没有人来打宝刀的主意。
  
  徐盛羞得无地自容,拔刀要自行了断。林长风夺下刀,把他拉起来,语重心长地说:“徐镖头不惜慷慨一死,折损的却是林某的名声。作为镖师,林某没有敌人,只有朋友!请听我一言,做镖师,最重要的是隐忍、和气、仁义啊!”
  
  后来,徐盛率众投靠长风镖局,拜在了林长风门下,他懂得了一个道理:做事之前,先学做人。

客户服务
周一至周日9:00-18:00(仅收市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