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中心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最新动态>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中篇故事] 夺命操盘手
发布时间:2020-02-19 01:00:52 阅读人次:68

 1.特别征婚
  
  这天,临海市出了件天大的新闻,本市赫赫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亿万富翁龙啸天在晚报以头版头条的形式刊登了一则征婚启事。征婚启事上,龙啸天要求女方必须大学以上学历,长相清纯甜美,除了他理想的人选外,入选前十名者均将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这则消息一出,顿时,如一枚炸弹投入了平静的水面。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说法众说纷纭。
  
  龙啸天何许人也?为何这般大张旗鼓?龙啸天原是一乡野汉子,十几年前到城里来闯荡,从白手起家到创建一家房地产公司。这些年,房地产业逐渐不景气,龙啸天又激流勇退,投身股市,很快被人誉为股市大亨。对于龙啸天,谁都仰慕,现在他公然在媒体上登征婚启事,一时间,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美女们更是趋之若鹜,报名者排起了长队,都想一夜之间成为贵妇人。
  
  海选那天,龙啸天请到了市里有名的化妆师及名模当评审团,海选一百名美女,在外貌、才艺与口才的PK下,再进行第二轮一百进五十,五十进三十,到最后只剩下前十名了。
  
  此刻,龙啸天正懒在躺椅上,午后的阳光照进落地长窗,照在他的身上。他手里拿着评审团拿给他的进入前十名佳丽的照片,细细地欣赏着,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五号佳丽身上。
  
  五号佳丽名叫兰玫,用国色天香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决赛那天,龙啸天亲临现场,对于兰玫的表现更是欣喜异常。比赛虽然没有结束,但龙啸天的心底里的理想人选早已是她无疑了!
  
  最后,兰玫不负众望地脱颖而出。当龙啸天与兰玫拥抱在一起时,现场记者对着这对男女不停地按动快门。第二天,这条消息就传遍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对于兰玫与龙啸天的速配,媒体上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兰玫爱财;有的说现在这个世道,有钱就是能使鬼推磨……
  
  很快,龙啸天与兰玫的婚礼就要如期举行了。正当龙啸天掰着指头数佳期时,突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喂,请问你是龙啸天吗?吕伯年快不行了,请您赶快到市中心医院,他有重要事情要交待!”
  
  听了这句话,龙啸天腾地从懒椅上跳起来,穿上外套,开车就往市中心医院赶去。吕伯年是谁?为何让龙啸天如此惊慌失措?
  
  吕伯年是龙啸天在股市的操盘手。两人在一次车祸中相识,那时龙啸天正有意退出房产界,正好在路上遇到出了车祸的吕伯年,肇事车逃之夭夭,是龙啸天将他送到医院才将命捡了回来,从此成了莫逆之交。吕伯年为了报答龙啸天的救命之恩,从此卖命地为龙啸天操盘。
  
  这些年,吕伯年几乎成了龙啸天的摇钱树,现在吕伯年的生命出现了安危,怎不叫龙啸天急在心里?当他走进病房时,躺在病床上的吕伯年似乎眼睛一亮。龙啸天疾步走了上去,紧紧地握着吕伯年的手说:“伯年兄,你,你怎么啦?”
  
  吕伯年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说:“龙兄弟,我,我怕是不行了,这操盘的事我以后就无能为力了!”说着,他拉过一旁的一个年轻人说,“我这次叫你来,只是想提前交代我的后事!这位是我的得意门生,他叫吴子敬,你以后要相信他,他虽然是我的徒弟,但操盘水平绝不在我之下,我希望你们今后能有个良好的合作,我在九泉之下死也瞑目了。”
  
  龙啸天瞥了一眼身旁的小伙,只见他浓眉大眼,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分明显露出一丝常人难以比拟的锐气。当吕伯年将龙啸天的手放在吴子敬的手上时,吴子敬有力地握了一下他的手,那种力量分明是证明他是个有能力,值得放心的人!可龙啸天此刻根本无暇顾及,他对医生说:“用最好的药,尽量让吕伯年恢复健康!”
  
  尽管龙啸天不惜一切资本,吕伯年终因心脏病过重,回天无力。龙啸天打算将吕伯年转院到上海,可去上海治疗没几天,吕伯年的得意门生吴子敬就拖着哭腔打来电话,说吕伯年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听说吕伯年撒手人寰,龙啸天闭上了眼睛,这么多年来,他驰骋于房地产界,纵横股市,从来没有如此悲切感,失去了吕伯年,龙啸天的天都塌下来了,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同时他的心头升起一个疑问:吕伯年的身体一向很棒,从未有心脏病史,怎么说去就去了?难道……可当他再见吕伯年时,面对他的已是吴子敬从上海捧回来的冰冷骨灰盒了。
  
  2.老奸巨滑
  
  因为吕伯年的死,龙啸天暂时取消了与兰玫的婚礼。吕伯年的葬礼在龙啸天的主持下举办得相当隆重,他一是感谢吕伯年这些年来对他所作出的贡献,二是对吕伯年表示深深的怀念。当他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时,有双手在他的肩头拍了拍,轻声说:“龙老板,请您节哀,师父生前已有过交代,我希望能接过师父的旗,尽量把那部分资金操作好!”
  
  龙啸天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他自己没有心情谈论股市上的事,吴子敬也就只好退到一旁。安葬完师父,吴子敬好几天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毕竟是吕伯年领着他进了股市,让他在股海里游刃有余。
  
  吴子敬正想着心事,门外响起了一阵汽车喇叭声,他探头一看,原来是龙啸天已将车停在门外了,他在车里招手示意吴子敬过去,说要找家茶楼与他当面商榷股票上的事。吴子敬没有多想就上了车。车子在街道上慢慢地行走着,路两边的法国梧桐不时地往后退。突然,龙啸天将车在一处住宅楼前停了下来,他说忽然想起一个老朋友,好些日子没有见过面了,现在经过这儿,刚刚想起他们昨天还通过电话,于是想顺便让吴子敬陪同去看望一下。
  
  吴子敬随着龙啸天见到了他的那位朋友,只见那人留着一头长发,身材高大,很有一股艺术家的气息。龙啸天说这位就是本市赫赫有名的魔术师屠俑,刚刚从国外演出归来。
  
  对于屠俑这个名字,吴子敬如雷贯耳,现在亲眼所见,让他更加佩服了。屠俑将两位迎进客厅,亲自给两人各泡了一杯茶。吴子敬喝了一口,感觉香味特浓。他边品着茶,边听着龙啸天与屠俑两人寒暄。
  
  没多久,吴子敬感到头脑昏昏沉沉的,上下眼皮不住地往一块粘,他使劲地睁着,却怎么也撑不住,接着,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屠俑看着躺在沙发里的吴子敬,对着龙啸天微微点了点头,伸出两手在吴子敬的面前不停地舞动,接着,他对龙啸天说:“好了,现在你可以随便提问了!”
  
  龙啸天凑到吴子敬的面前,轻轻地说:“小吴,你说实话,吕伯年怎么会突然得了心脏病?”
  
  吴子敬机械地说:“我也不知道,只是不久前,他老是说心脏不舒服!”
  
  “你胡说,吕伯年身体一向很好,一定是你从中做了手脚!”
  
  “他是我的恩师,我为什么要陷害他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害他,是他自己得心脏病死去的!我真的没有害他,你们可不要诬陷我啊!”
  
  龙啸天满意地朝屠俑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原来龙啸天一直对吕伯年的死持怀疑态度,他知道,对于亿万身家的他来说,很多人都觊觎上他,想接近他的人多得是。那天,他感觉吕伯年死得蹊跷,况且吴子敬捧回来的又是个骨灰盒,他怪自己当时太沉迷于兰玫的美色,没有一起跟到上海去,老谋深算的他怀疑是吴子敬为了接近他而害死了吕伯年,因此他找到素有催眠大师之称的魔术师屠俑,在吴子敬无意识的状态下对他实施了催眠。因为人在摧眠状态中吐出的全是真话,而通过刚才的对话,吕伯年属于正常死亡,与吴子敬无关。龙啸天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吴子敬虽然是吕伯年的得意门生,他的操盘功底如何,龙啸天还要让他出手一试,好让他放心把大笔资金交到他的手上!
  
  3.牛刀小试
  
  当吴子敬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了。龙啸天笑着说:“小吴,昨晚没睡好吧?那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吴子敬连声说抱歉,匆匆站起身,与龙啸天一起与屠俑道别。回到车上,吴子敬说:“龙老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帮您效力!”
  
  龙啸天说:“我今天带你来就是想把钱打到账户,给你账号的。不过你虽然是你师父的得意门生,咱们还得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刚才见你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所以我对你的技术还不大了解,毕竟咱们是第一次合作,我也只有先小人后君子了。明天我先在账户打进50万元的操作资金,我希望在十五个工作日之内你能把它变成100万,那我就可以放心地把大笔资金交给你操作!”
  
  吴子敬想都没想就说:“好吧,那我明天等你!”
  
  第二天,龙啸天就把账户号及账户密码交给吴子敬,并让吴子敬在以前他师父的工作室操作,伺机盯着吴子敬会如何选股,看他能拿出何等通天本事把他的钱翻倍。
  
  吴子敬得到那笔钱后,并没有立即买入股票,第一天,他竟然悠闲地拿着钓鱼竿让龙啸天陪他一起钓鱼!龙啸天不知吴子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己给他的只有十五天时间,他竟然要带着他去钓鱼,难道他把这件大事当成了一种儿戏?不过现在把钱交到了他的手上,一切都得听他的,大不了到时把这50万元扔到水里不冒一个水花,起码领教了他菜鸟般的本事!
  
  龙啸天在吴子敬的带领下来到一条小河边,吴子敬蹲下身子,目不斜视,转眼间就钓上一条大鱼,而龙啸天因为心不在蔫,哪里有心思在钓鱼,结果吴子敬钓了一网兜,而龙啸天却一条也没钓上。
  
  当他看到吴子敬得意洋洋地把鱼放到他的面前时,龙啸天不无揶揄地说:“小吴,你这样叫我陪你钓一整天的鱼,难道就不怕到时实现不了你的诺言吗?”
  
  吴子敬微微一笑说:“龙老板,我今天叫你来钓鱼,只是想对你说,人生有时需要放长线钓大鱼。其实人生如棋,你把钱交到我手里,这份责任就得由我来担当,当然我的心里早已有谱了,只是还没有到落子的时候啊!”
  
  龙啸天心里不由得暗暗冷笑,看这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出口倒是不同凡响啊,只怕到时只有哭的份了!
  
  第二天,吴子敬依然去钓鱼。龙啸天可没有那份心情了,他猜想吕伯年怕是看走了眼,这样的年轻人怎么能担此重任呢?幸亏自己只是出了个零头试探他一下,要不,他这些年打下的江山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到时还不知道死得有多难看呢!
  
  眼见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离限期只剩下三天时间了,而吴子敬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这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剩下三天时间,哪怕他买的股票天天涨停板,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涨幅,到哪里去翻倍呢?谁知就在这时,龙啸天发现吴子敬总算开始行动了。然而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这天上午一开盘,吴子敬没有买股票,而是全买成了南江认沽权证。
  
  龙啸天不由得火冒三丈,这个吴子敬怕是活得不耐烦了,南江权证限期一年,是去年八月三十日发行的,到今年的八月三十日就是行权终止日,到时南江权证将变成一张废纸,面值为零。而今天是八月十五日,南江权证已经跌到一毛钱了,此时的南江权证天天下跌,股民们都不敢碰触,他倒好,一下子就把钱全扔了进去,这不是往火堆里扔吗?罢罢罢,吕伯年咋就教出个这样的徒弟来?难道还算是得意门生?
  
  然而,就在吴子敬买进来不到五分钟的工夫,不可思议的事儿发生了。南江权证突然发力,一路飙升,竟然如一根竹竿般地冲了上去,证监会对其股价异常叫停十分钟,然而停牌之后,仍然阻挡不了南江权证的冲力,疯了一般地直往上冲,虽然一再停了三次牌,南江权证还是大涨到四毛多钱!愣是把龙啸天看了个张口结舌。快到收盘时,吴子敬把手上的南江权证全都抛掉,只一天工夫,他的50万元钱竟然翻成了200多万!
  
  天哪,龙啸天任吕伯年操了这么多年的盘,还没有见过他操过这么厉害的盘面,今天吴子敬的操盘实在是令他大开眼界,更令他刮目相看。
  
  收盘后,龙啸天凝视着吴子敬,显然,他刚才对吴子敬的操盘相当满意:“小吴,你怎么知道这只权证今天要冲高?难道你就不怕它变成一分不值吗?”
  
  吴子敬随意地一笑说:“这也就是我叫你陪我去钓鱼的理由!其实我心里虽然在钓鱼,但我的脑子里都在运行着南江权证,南江权证虽然快要到期,但前期庄家获利太多,为了回报股民,一般情况下有点人性的庄家都会拿出一部分资金再施之于民,这样他就会在快要结束时拉高出货。我每天在钓鱼,但我每晚回来都会看一下盘面,昨天的盘面上就有些许跳动的异常迹象,所以我今天就主动介入,看来是老天待我不薄,想必我下半辈子要为龙老板效力了!”
  
  龙啸天听了吴子敬的这番话,不由得哈哈大笑:“好,年轻人,有魄力!不过,我希望你在操作大资金时,能比你的师父做得更加出色!”
  
  4.名师高徒
  
  吴子敬在龙啸天面前露的这一手见面礼,让龙啸天很快就将全部资金打进账户,他相信他是个人才,吴子敬势必会在他师父后,成为他的另一棵摇钱树!
  
  但吴子敬接到这个账户后,还是没有立即行动,龙啸天认为也许那天的权证操作吴子敬刚好遇到了好运气,而对于股票的操作可能还缺少经验,况且沪深股市有这么多只股票,有可能他一时间束手无策。他想起吕伯年生前曾跟他提起过,卧龙集团这只股票有很好的增长力,业绩也不错,日后势必会成为一匹黑马。于是他找到吴子敬,向他转述了一番,希望能给他有个参考!虽说的是参考,但龙啸天一半的语气分明就叫吴子敬去介入这只股票!
  
  吴子敬沉吟了半晌,说:“卧龙集团好是好,但从盘面上看,这只股票明显是只庄家股,那要是主力吸筹不够,半途而弃呢?”
  
  “这……”龙啸天呆住了,“其实这只是你师父生前的意见,我说出来只是给你作参考作用的!”
  
  “龙老板,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按照你目前账户上几个亿的资金,要玩就玩大的,如果跟着主力一起做,那岂不是让人牵着鼻子走吗?万一庄家来个胜利大逃亡,那么我们同样要在高位套牢,这样做,倒不如自己去做庄家套散户的钱!”
  
  “哦?”听了吴子敬的话,龙啸天的心里别地一跳,他跟吕伯年打了这么多年的江山,从来都是跟着主力进,跟着主力出,没想到吴子敬竟然要做庄操纵一只股票,这谈何容易?
  
  吴子敬见龙啸天还呆在那儿,他指着盘面说:“你看到罗西化工了吗?这只股票是咱们这儿的一家上市公司,从基本面看,这只股票并没有什么好,想必公司的业绩你也有所耳闻,近几年也出现了明显的亏损,流通股也不大,一般庄家不会去控这只股票的盘,我们现在就把这笔资金压在这只股票上!”
  
  “什么?”龙啸天顿时睁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吴子敬出口不凡,竟要把他的资金全都压在罗西化工这只明显没有成长力的股票上,听人说罗西化工每况愈下,差点被打成ST(垃圾股),要是一下深度套牢,那么他多年打下的江山岂不是毁于一旦?

吴子敬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说:“我要操这只股票的盘,当然会把指数拉上去的。”
  
  他见龙啸天还呆在那儿,说:“其实要操纵一只股票,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就可以完全控盘。其实在每只股票的流通盘中,总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人在做长线,他们不管股价大涨大跌,就是不走,这部分筹码实际上属于没有流动性的,剩下的百分之八十是流动筹码,这部分筹码中,最活跃的浮筹只占流通盘的百分之三十,当我们把这部分最活跃的浮筹收集完毕,就能够大体控盘,另外百分之五十持有者相对稳定些,我们只要再控制其百分之二十的浮筹,基本上可以随意做图形了!按照我们账户上目前的资金量,罗西化工就是最好的选择!”
  
  龙啸天看吴子敬说得头头是道,心中还有疑问:“可是这家公司的业绩……”
  
  “这个你放心,因为罗西化工就在本地,所以关于公司的一些重要事项基本在我的心中了!龙老板,难道你不喜欢玩大一点,短期就让资金翻上几倍吗?”
  
  龙啸天有点心动了,他结合吴子敬操控南江权证的能力,终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不久,吴子敬就当着龙啸天的面大肆吸收罗西化工的筹码,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月左右,罗西化工几乎都在横盘,龙啸天几乎天天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就在这时,龙啸天在财经新闻上看到一则显眼的消息,几天前,罗西化工突然与美国温尔顿公司合作,双方当场签了合同,并商议有关发展罗西化工的事项。
  
  龙啸天没有想到吴子敬的触角会有如此的灵敏度,并且有这等神通广大,竟然掌握了这手资料,怪不得他对罗西化工显得这么自信,看来他的操盘能力确实有一手!这块肥肉想必是吃定了!
  
  第二天九点十五分,罗西化工竞价时,立即有大单封盘涨停,看来,外资注入产生了连锁反应,对于罗西化工这只股票,很多人都开始看多了!到开盘时,罗西化工被大单封住涨停,并且外盘纷纷涌入,超过内盘不知多少倍!
  
  对着封涨停的盘面,吴子敬对龙啸天说:“怎么样,你对我的操盘能力还可以相信吧?”
  
  吴子敬别具一格的操盘能力让龙啸天大开眼界,他没有想到吴子敬竟会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功夫,这种对企业的敏锐力与洞察力具有相当惊人的境界!
  
  接下来的几天更令龙啸天不可思议,罗西化工一连涨了五个停板,虽然证监会要求三天之内涨幅不能超过百分之二十,但经过停牌一小时,罗西化工依然天天涨停板。价格一下子翻了倍。第六个开盘日,罗西化工依然高高在上,就在下午接近收盘半小时时,吴子敬突然以停板价放量抛售,股价突然从涨停板直线而下,紧接着又以大单拉高,继续涨停封盘。龙啸天有点不可理解,吴子敬说没事,这是他这个庄家刻意打压股价,虽然,一只股票要拉高股价,少不了跟风盘,但到此时,获利盘太多,反而对庄家形成不利,现在打压股价,为的是日后胜利大逃亡作好准备,目前获利盘太多,不打发掉一些就不能让高位套牢盘进来,所以必定用这种高空跳水来打击散户的心理。“放心吧,现在罗西化工的价格已翻了一倍,就等着坐收渔利好了!”
  
  听着吴子敬胸有成竹的样子,龙啸天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心儿早飞到兰玫那儿去了。
  
  5.青胜于蓝
  
  盘面上的获利,让龙啸天身心愉悦,而就在这时,吴子敬说要带龙啸天去见一个人。龙啸天以为吴子敬会给他见什么人,当他见到那个人时,不由得大吃一惊,与吴子敬见面的那个人竟然就是省电视台的证券分析师,每天在荧屏前说得头头是道的著名股评家蒋光亮!
  
  蒋光亮与吴子敬一见面,就与他握手寒暄,显然,两人的关系并非是一朝一夕!吴子敬一与蒋光亮见面,就把一叠钱塞进蒋光亮的衣兜里。蒋光亮赶紧把那叠钱掏了出来:“吴兄,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吴子敬却微笑着说:“蒋兄,我这次来是想叫你帮个忙,我现在正在操控罗西化工的盘面,我知道您主持的证券节目收视率相当高,全国约有一半的股民都在关心着你的节目,所以,我想请你在节目中宣传一下我的罗西化工!”
  
  蒋光亮沉吟了半晌,说:“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当股评黑嘴?”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兄弟我只是想让你帮个忙罢了,我也只是叫你按事实分析,兄弟可曾听到过罗西化工有外资注入的消息?”
  
  蒋光亮点了点头:“这个倒是事实!”
  
  “那么你有没有看到罗西化工这些天来盘面的变化?”
  
  蒋光亮还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个倒也听说过!”
  
  “那就好,我没有过分的要求,我只要你实事求事地说上这些话,对这只股点评一下,就算帮了兄弟的大忙了!”
  
  蒋光亮笑着说:“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事啊,你就吱一声嘛,我还以为你今天来是摔我的饭碗的呢!”
  
  吴子敬见蒋光亮终于点头答应,终于松了一口气。出了电视台后,龙啸天还是有些不解,问吴子敬这是怎么一回事?吴子敬说:“庄家要实现胜利大逃亡,与媒体关系密切是分不开的,所以他必须通过蒋光亮这张王牌,来一网打尽。
  
  晚上,蒋光亮的股评节目如期开播。
  
  几十秒钟的广告之后,蒋光亮衣冠楚楚,正襟危坐,在主持人的导航下,他先进行沪深股市大盘的讲解,然后无意中带出几只股票,到最后才引出吴子敬的罗西化工,然后从技术面着手,就基本面,庄家实力,以及市场传闻等等;从这几天成交量放大,以及不停拉停板的盘面上看,外资的注入与股票的成倍增长是密切分不开的。从盘面上看,这支股票是作为长线的好品种,主力实力也异常雄厚,但蒋光亮毕竟是电视台的著名分析师,结束语不忘告诉股民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等等的话。
  
  之后几天,吴子敬依然将盘面拉高,然后边拉边抛。这时,散户们对罗西化工因为外资的注入十分看多,大量资金涌入罗西化工,吴子敬得意地笑了。他在高位连续拉了三根跳空阳线,行语叫红三兵,他这是向股民们发出诱多的信号。第四个交易日,吴子敬又以大单封盘,等接盘的人数越来越多时,他突然抛出手中所有的股票,顿时,罗西化工的股指飞流直下,本来散户们以为庄家有意打压指数,出不了几分钟股指依然会拉高,然而这次他们想错了,吴子敬的大单几乎将盘面压在最低点,接盘的人还是人满为患,都想分得罗西化工的一杯羹。
  
  一直坐在一边看吴子敬操盘的龙啸天看到账户上翻了番的红字,心中暗暗佩服自古英雄出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
  
  然而,既然罗西化工的业绩会再次向上,那么吴子敬为何无意再向上做,而要突然来个胜利大逃亡呢?这叫龙啸天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次操盘能获那么大的利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现在他也心满意足了。吴子敬的一场操盘,他师父一生都没有抵及,也许吕伯年到死都不知道他的徒弟会做得这么出色。
  
  第二天,龙啸天去见吴子敬,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人,倒是他的操作台前放着一张报纸。他想吴子敬这些天为了罗西化工,也费了不少脑筋,想必他也因为太费神而变得太累了,龙啸天也不便责备他,年轻人嘛,应该够出色了!
  
  他随手拿起放在工作台上的那张报纸,突然,报纸上醒目的标题令他大吃一惊:“罗西化工外资注入,原是一场骗局!”里面的内容说,罗西化工原

先与美国温尔顿公司合作事宜,这两个美国人原来是两个骗子,根本无意进入日渐走下坡路的罗西化工有限公司,因此这次合作不了了之,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两个骗子虽然骗了罗西化工,但他们并没有从公司里骗走一分钱,倒是给新闻界留下一个莫名其妙的悬念!
  
  6.绝命操盘
  
  龙啸天看到这儿,才猛然醒悟过来,怪不得吴子敬昨天就做好了胜利大逃亡,原来他早就察觉到公司会有如此重大的利空消息,这更叫龙啸天佩服得五体投地。也许此刻,吴子敬正躺在床上睡着懒觉呢!
  
  此刻,龙啸天不想打扰吴子敬,他打开盘面,然后输入罗西化工的代码,没想到罗西化工一开盘就跌停了,因为一大早的利空消息,散户们疯狂抛售,致使罗西化工根本没有反弹的能力。龙啸天见盘面大局已定,就折身来到刚刚为兰玫买的新别墅里。兰玫风情万种,与龙啸天好一阵缠绵后,龙啸天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地方,眼前堆着成捆成捆的钞票,有一个声音在说:“龙老板,这些钱以后全都是你的啦!”
  
  龙啸天看着那些钱,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没多久,他就被兰玫推醒了,龙啸天这才发现刚才是南柯一梦,不过他相信刚才的梦是真的,这些钱对于他来说都是真真实实摆在面前的实物!
  
  这一天,龙啸天没有见到吴子敬,吴子敬也没有来向他报到,龙啸天也无所谓,反正他已经帮他赚到钱了。双休日匆匆而过,吴子敬却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来,龙啸天心想,你要休息就让你休息个够吧!他也想放松一下,与兰玫一起来了个新马泰十日游!然而当龙啸天旅游回来时,还是没有吴子敬的半点消息,打他手机也总是关机。
  
  龙啸天不管那么多了,他打开自己的账户,想看一看自己的账户里到底多了多少钱,当他输进账号,再输入密码时,突然间,他发现账户里的钱几乎变成了零!
  
  难道吴子敬将我的钱都通过银证转账转到银行里了?他通过账户一查银行账目,却发现银行里的资金也变成了零!他到银行里一查询,没错,账户里确实为零,他再问银行工作人员是否有人冒充他龙啸天把款取走了?银行里的工作人员给他打了一张资金进出明细单,却发现近期根本没有人取走他账户里的钱,相反他账户里的钱都通过银证转账在券商里面,那么这笔钱为何不翼而飞了?
  
  龙啸天赶紧打吴子敬的电话,可是吴子敬还是一直关着机,他再也没有心思了,心里预测到自己可能中了某种阴谋,于是赶紧朝吴子敬经常租住的地方走去。刚走到那个地方,有个人走了过来,问道:“请问你是龙啸天先生吗?”
  
  龙啸天一看来人,他根本就不认识,于是问道:“你是谁?”
  
  “哦,我是吴子敬的房东,他已经搬走了,临走前,他说会有一个叫龙啸天的先生来找他的,我根据他的描述猜想你就是龙啸天了。他在我这儿留了一样东西,让我交给你!”
  
  吴子敬接过那样东西,发现是一个U盘,他急急地回来放进电脑,看到U盘里有一个文件夹,文件夹的名字叫“致龙老板”,龙啸天点开看了起来:
  
  龙老板:
  
  请允许我再这样叫你一次,你来见我时,也许想问我你的账户里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消失了几个亿的资金吧?那么我告诉你,这些钱确实不翼而飞了!也许你一直奇怪没有取款,没有银证转账,账户里翻了倍的资金怎么会突然消失掉,那么现在我就来告诉你这个谜底。
  
  其实,我当你的操盘手,只是为了报复。我一直在设想着如何才能让你的亿贯家财千金散尽,上天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机会,那天,我无意中在酒吧里听到两个美国人的密谋,他们要制造外资注入炒作罗西化工,我根据K线分析,在网上用你的名字申请了一个模拟账户,所谓的做庄我只是根据盘面的分析,在你面前演的一场戏罢了,与电视台的名嘴的接触也只是让你确认我真的在炒作这只股票,当你看到我顺利大逃亡时,其实一切都只是一个模拟游戏!而你真正账户里的钱我全都买成了即将到期的南江权证。因为南江权证的行权终止日是八月三十日,所以时间一过,你账户里的所有资金就全部清零,那些钱既没有人取出,也没有银证转账,只因为是我把你的钱全扔到权证里去了!
  
  也许,你觉得很奇怪,我跟你一无仇二无冤,还是吕伯年的得意门生,却为什么要把你多年苦心经营的钱财毁于一旦?龙老板,你还记得十多年前有个叫吴道福的民工在你的工地打工吗?他,就是我的父亲。那时,你还是一个小小的包工头,人家辛辛苦苦在你的工地打工,而你,却无缘无故地克扣了民工的工资。那时,我正在上高中,这笔钱对于我们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父亲是个厚道人,一时想不开投河自杀。我为了继续学业,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向你求助,希望你能让我渡过难关,而你,却冷漠得如一块冰!
  
  这些年,你虽然发了迹,而你却将钱全用在了吃喝玩乐上。更有甚者,你竟然在报纸上公开征婚,挥金如土。当我看到我的女朋友兰玫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竟然抛弃我多年的感情去参加竞选而成为你的老婆后,那一刻,我相信了金钱的魅力!就因为有钱,你才过得那么逍遥自在。因此,我要让你,让我那变心的女朋友尝尝散尽万贯家财后的落寞!那时,你们的故事又将是一个新闻焦点啊!当我将你的一切告诉吕伯年,并告诉他在为虎作伥时,他也同情了我的遭遇。可你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实在下不了手,于是,我与他共同密谋了一场心脏病的骗局,力荐我接近你。没想到老谋深算的你竟然对我实施催眠术,幸好我在读大学时,有个出身于催眠世家的同学告诉我如何不会被人催眠,才没有在人面前吐出真言。我苦心跟吕伯年老师学习操盘,在他的指挥下,成功地取得了你的信任,对于你这种为富不仁的人,这些钱根本不配你所拥有。
  
  我知道我和老师的做法违反了一个操盘手应有的职业道德,我们发誓从此金盆洗手,隐退江湖……
  
  龙啸天看到这里,人一下子如泥塑木雕似的呆立在那儿!他仰天一声长啸,苦笑着说:“报应!报应哪!”他的心底里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当年,他为了结识吕伯年,精心制造了那场车祸,让吕伯年死心塌地地为他操盘……
  
  尾声
  
  半个月后,罗西化工连续几个跌停后,进入了漫漫的阴跌之路。一个月后,一个股民因为借高利贷进入股市,将全部资金高位套牢在罗西化工中,因不能还贷而从二十楼跳楼自杀,这是在罗西化工股指拉高的神话中带来的第二起命案……

客户服务
周一至周日9:00-18:00(仅收市话费)